五分时时彩

五分时时彩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环球时报 >

环球时报叼飞盘的绝好口活

五分时时彩 时间:2019年11月02日 06:24
环球时报某陕西籍记者请托华商报,说家人遭遇车祸,地方政府处置不公,希望家乡媒体施以援手。华商报记者也很好奇,在问清这名记者供职环球后,以热线新闻的技术程序为由断然拒绝。这件事被当做花絮发在微博上,引来口水无数,堪称热闹。  众看客嘲讽环球时报,理由很简单:你环球平常里歌颂党和政府,帮着国家指桑骂槐,蔑视网络舆论,视民意为无物,可事到临头,不帮你反倒倾轧你,简直活该。环球记者也恼了,回嘴说:要摈弃意识形态斗争,不要用意识形态分裂社会。  本来就是小圈子同行不同路之间的调侃,被“意识形态”一定性,加之环球总编胡锡进加入进来,列举环球种种先进之处,扛着牌坊到处走。又遭到没改变中国的围观者一阵辛辣讥讽。环球中文版与英文版的精分也被拿来说事,惹得好多人敷衍往事。  我感到惊讶的是,环球向来充当意识形态的打手,怎么它的员工竟然也将这场舆论花絮看做意识形态斗争?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娴熟地偷换概念,即使被抓个现行,也还是面不改色。平常里,环球最擅长就是意识形态斗争,搞惯了意识形态分裂,奉意识形态为主子。  在中国语境下,意识形态是专有名词,不同于学术概念上的那种。威权主义、自由主义都是大型的意识形态,但具体到媒体环境中,假如南方系说自己是在搞意识形态宣讲,一定会被环球骂死:你也配!但,若要说人民日报搞意识形态宣讲,却又没什么异常。  以颜色论之,环球时报服务的意识形态,是一个深红词汇。若要看待环时记者被调侃这件事,但请论者心中有数。话又说回来,环时记者的回击,不要以为只是私人之间的抵牾。在这场贴身小摩擦的背后,确实存在很多郁闷与心结,而这个到底与意识形态有关。  自从两个舆论场的提法被新记大佬发明后,被祝华新等体制内舆情专家广泛流布。由于秉持这一套说辞的力量过于偏激,导致在舆论主体不对称的待遇中,两个舆论场的奇谈怪论获得了一定市场。而环时记者与华商记者引起的小型争端,都能从这里找到源头。  两个舆论场的提出,恰逢都市报媒体以及网媒从盛而衰的转折关口,对舆论掌控力的焦虑引发了新一轮的管控。而管控的理论依据,就是将舆论生硬地分割成官方与民间两个场域,但是在舆论场论者那里,前者要压制后者,两者之间是主从、扬抑关系。  环球时报正是借助两个舆论场这股特色之风,成为被扶植的对象,其用意就是壮大党媒的舆论场,遏制相对的那个媒体类型。而扶植与投靠的主要途径,就是在意识形态上给于“优惠”,不仅可以讲,还鼓励大讲特讲。环球时报受此庇护,发明了叼飞盘的绝好口活。  在某些舆论家的眼里,环球时报发明了一套全新的话语,它区别于人民日报、更区别于南方系。这被当做两个舆论场“融通”的证据——岂不知,这种被举荐的创新,底色还是意识形态特卖场或直销店的成色。所谓“融通”,不过是捏住一方的喉咙,另一方奉旨发言。  在两个舆论场理论的指导下,从正常的角度看,其实只剩下一个伟光正的舆论场,另一个半死不活。从实际的后果看,导致了所谓两个舆论场走向各自的偏激:官媒党媒迷信魔弹论,认为只要用信息攻,受众就只能受着;而以社交媒体为主的民间声音,则愈发愤怒。  华商报与环球时报记者之间的小摩擦,就是两个舆论场变态与变形之下的小小细节。在经过了管理机制下的厚此薄彼之后,各自领域的从业者也必将产生怨恨,从而引起贴身冲突。如果这算是“用意识形态分裂社会”的实例,那么,错在谁?谁没资格拿这句话责备他人?  单纯地以党报改革的历史看,党媒已经不再像七八年前那样向都市报学习专业主义。在彻底放弃了取长补短的努力后,党媒被煽动或鼓动起来,以意识形态为纲,重新回到保守媒体的旧框架内。而为了捍卫这一后退的落后生产力,不惜组织对都市类报纸的攻击。  环球时报就是这一类攻击者的急先锋。在南周事件上,环球的社论受到强制转载的“荣誉”,暴露了两个舆论场理论最坏的那一面。这是一个未了的相互羞辱的过程,被怂恿的、被侮辱的、被湮灭的,都还会显现。正如环时记者的遭遇,那些有份参与推动两个舆论场之分裂的,都是罪人。
环球时报叼飞盘的绝好口活的相关资料:
  本文标题:环球时报叼飞盘的绝好口活
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044129.com/huanqiushibao/11022164.html
  简介描述:环球时报某陕西籍记者请托华商报,说家人遭遇车祸,地方政府处置不公,希望家乡媒体施以援手。华商报记者也很好奇,在问清这名记者供职环球后,以热线新闻的技术程序为由断然...
  文章标签:环球为什么是叼飞盘报
 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